<noframes id="p9h77"><form id="p9h77"></form>

    <address id="p9h77"><address id="p9h77"><th id="p9h77"></th></address></address><address id="p9h77"></address>

    
    

      <em id="p9h77"><form id="p9h77"><th id="p9h77"></th></form></em>

      <noframes id="p9h77"><form id="p9h77"><th id="p9h77"></th></form>

        揭秘Supreme“山寨生意”:让薇娅“翻车”的授权方仍在寻求合作,联名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7-13 17:28   5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揭秘Supreme“山寨生意”:让薇娅“翻车”的授权方仍在寻求合作,联名费一年超百万

          曾在多国抢先注册Supreme商标,并在全球范围内高调开店的意大利山寨品牌“Supreme Italia”的故事终于有了结局。

          彭博社报道,英国伦敦一家法院近日认定Supreme Italia创始人父子犯欺诈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年和3年。Supreme Italia位于伦敦的国际品牌公司被处以750万英镑的???,以支付给Supreme。

          Supreme Italia不仅在中国上海的闹市区开过店,还与国际知名电子品牌三星闹出合作“乌龙”。不少消费者对时代财经表示,上海店内商品设计与正牌几乎无异,普通消费者难以区分,误认为是美国潮牌Supreme而购买,目前该店铺已关闭。

          2020年11月,成立于1994年的美国潮牌Supreme正式被Vans母公司VF威富集团收购。目前,Supreme在全球仅有13家门店,其中6家位于日本,另外7家分布在纽约、纽约布鲁克林、旧金山、洛杉矶、伦敦、巴黎和米兰。Supreme米兰店是在今年5月才正式营业的。

          国内Supreme 山寨店成风

          在中国开山寨店的,不只是Supreme Italia。

          “大概三年前,我花了1800元在一家Supreme店买了2件长袖卫衣,只知道这个logo和样式很流行?!痹谏钲诠ぷ鞯?0后女生王品品(化名)告诉时代财经,那是她第一次买潮牌,900元/件的价格是她平时购买一件卫衣价格的3倍。

          “我没买过正品,所以完全分辨不出来,在款式设计上和我心中的Supreme没什么差别。买回去才知道衣服的品牌名是Supreme NYC,别人说是山寨,就再也没有穿了?!?

          2018年,Supreme在深圳开中国首店的消息引起了潮流圈的轩然大波,该店铺从装修风格到产品设计均抄袭了美国潮牌Supreme。等到众多消费者前去打卡之时,才发现在Logo设计上保留了美国潮牌Supreme红底白字的同时,右上角却加了一个非常不明显的NYC小圆圈。衣服标签上的品牌名也并非与LV联名的Supreme,而是一个叫Supreme NYC的品牌,在当时,该品牌商标是已注册的合法商标。

          不过,随后遭到了正主的维权。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Supreme NYC商标所有者和使用者都曾遭到过正主章节四公司提起的诉讼。

          一篇关于申请号为17076038的“Supreme NYC”服饰类诉争商标的判决书中明确写道,该诉争商标由英文“Supreme”和圆圈中的英文字母“NYC”组成,和章节四公司“Supreme”引证商标均含有英文“Supreme”,且在英文发音、含义、整体视觉效果方面近似,已构成近似商标。易使相关公众认为两者来源于同一主体或者其提供者之间具有特定联系,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最终判决结果为该商标无效。

          王品品的经历并非个案?!昂贾菸飨旖钟幸患?,是假的吗?”“??谟屑沂堤宓暝谌赵鹿獬?,还特别大”“全国三四线城市好多店呢”“国内还有奶茶店耀武扬威”在新浪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Supreme Italia创始人面临监禁的新闻也引发了不少网友关于国内Supreme山寨现象的讨论。

          时代财经发现,这些山寨Supreme门店,不仅开在了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近两年,看准三、四线城市消费市场的山寨Supreme店铺也不少。

          山寨商标被判无效,但生意照做

          在广州白云区三元里,坐落着数十家皮具箱包批发商城,来自全国各地的经商者都来这里进货,也有不少年轻的消费者专程过来打卡,想要淘便宜又实惠的一手货源。

          在梓元南街与梓元岗路交叉口往里走百米,一家名为“锋·态度酒店”的7层独栋建筑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酒店外墙被大面积现代涂鸦占据,除了酒店名称,还有巨大的红白色Supreme NYC Logo映入眼帘。这一Logo和美国潮牌Supreme经典的Box Logo几乎没有区别。

          在一楼,一家10平方米左右的Supreme NYC店里摆满了行李箱、双肩包、收纳包、化妆箱等数十款商品,价格从几百元至几千元不等,大部分商品的设计和美国潮牌Supreme十分类似,标价也不便宜,其中一款20寸铝镁合金行李箱标价为2599元,29寸则为3499元,而另一款牛皮双肩包标价为3898元。

          “拿货价是标价的3-3.5折,行李箱4折封顶,混拿最少10件,这家店是Supreme NYC品牌***一个批发店,成都、武汉、??诙加锌突Ю茨没?,也有单独的门店?!钡昴诠ぷ魅嗽倍允贝凭?。

          “我们有很多客户,有些是单独开门店,但更多的是开潮流集合店,集合店不用铺很多货,陈列一部分,卖了就补,之后我们可以一件代发,价格也按照批发价?!备妹ぷ魅嗽倍允贝凭嘎?,自从2017年美国潮牌Supreme与奢侈品巨头LV***联名以来,Supreme在中国便声名大噪,于是公司老板在2018年搞到了Supreme NYC品牌,“国内客户占70%-80%,还有20%-30%是外国客户,日本、中东的都有”。

          “我们在对面皮具城3楼有一个面积约300平方米的展厅,但目前在装修?!彼?,2018年-2019年,该展厅的销售额能达到每月400万-500万,但现在生意差了很多,展厅中也开始进驻***。即便如此,据该名工作人员透露,与批发店仅相隔十余公里的天河城专柜,该品牌一个月零售销售额能达到10万元。

          “Supreme NYC产品设计基本靠复制,偶尔有小部分自己设计的产品,但销量不好。毕竟是打擦边球,我觉得这个牌子可能做不了太久,有些款式已经停产,现在卖的很多是存货,有些货可能拿着拿着就没了?!备霉ぷ魅嗽倍允贝凭硎?,他微信里有很多来自***的客户,但都很少发朋友圈,“有些涉及到高仿,甚至以假乱真,不会发这些?!?

          值得注意的是,店内商品均已极其显眼的Supreme NYC标志进行设计,但是在商品标签上印的品牌名却是TOMAS MAIER(托马斯迈尔)或OXUS。制造商均为广州市庚寅商贸有限公司。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9年,广州市庚寅商贸有限公司与春态公司、白武士公司一起,被美国潮牌Supreme商标持有者章节四公司起诉,并索赔1亿元。

          章节四公司认为春态公司、白武士公司、庚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操纵他人注册美纽有限公司,并从美纽有限公司获取了第17075841号“SupremeNYC商标”的使用授权,开展了SupremeNYC品牌的运营,生产、销售了大量带有“Supreme”、“Supreme及图标识”的箱包仿冒产品,构成不正当竞争,严重侵害章节四公司合法***,目前时代财经查看该商标状态,已宣告无效。

          让薇娅“翻车”的授权商联名服务费一年超百万

          除了产品本身,美国潮牌Supreme在世界范围内大火离不开它的各种“奇葩”联名,比如和奥利奥推出的联名饼干、与《纽约邮报》的联名报纸、与电器品牌SMEG的联名冰箱……“万物皆可Supreme”本是对Supreme品牌联名精神的概括,但也让一部分人看到了“商机”。

          今年5月,“带货一姐”薇娅在一款GUZI与Supreme联名的挂脖电风扇产品上“翻了车”,这款电风扇产品制造商GUZI联名的是四川速普锐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Supreme,北京潮品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该公司99.9%的股份,两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解宜鑫。

          天眼查显示,北京潮品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共申请了6个与Supreme有关的商标,2个等待实质审查,4个商标状态为申请中,涵盖啤酒硬料、餐饮住宿、灯具空调、广告销售等分类范围。值得注意的是,解宜鑫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另一家名为广州中研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从2017年7月至今共申请了43个与Supreme有关的商标,其中部分商标已宣告无效。

          “按照去年的标准,年销售额不低于1000万?!笔贝凭铀拇ㄋ倨杖衿放乒芾碛邢薰局付ㄔ擞行姆缎俏幕剑ü阒荩┯邢薰灸诓咳耸炕裣?,薇娅卖的GUZI与Supreme的联名产品正出自他们之手,其他联名案例还有Supreme与VTV电子烟、***奶茶品牌TEA 18等。

          在该内部人士给出的资料中,还提及了与中粮集团长城酒业合作联名的起泡酒产品和与长盈精密合作生产的“Supreme×NRN”口罩。时代财经咨询天猫长城葡萄酒官方旗舰店,客服表示未听过该产品,其他渠道则不清楚;而“Supreme×NRN”联名口罩产品,在淘宝平台搜索有售,在其中一家店铺,白色3个装售价为104.54元。

          “我们的Supreme品牌,在美国的公司叫至高无上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被授权的中国公司有两个,四川公司主要做联名,北京公司主要负责Supreme线下渠道为主的项目,大多数产品都不是自己经营,都是和品牌方联名合作的?!备妹诓咳耸扛嫠呤贝凭?,除了服装、箱包、滑板这些品类,其他都可以做联名,“万物皆可Supreme”。

          “合作产品一般是3-8款,我们需要审核联名产品的销售计划,月销售额大概要在80万-100万?!备莞妹诓咳耸克?,联名的门槛并不低,此外,品牌授权方还将根据具体产品的***率约定联名产品销售额5%到30%的抽成比例,也就是品牌服务费,这一费用一年约100万到150万。

          尽管他对时代财经强调,他们的Supreme和1994年创立的美国潮牌Supreme品牌不是同一个,但是在其随后发送的数十份材料中,却引用了多个与美国潮牌Supreme相关的数据、产品图片和联名案例,弱化了自己品牌的来源和品牌影响力。

          当时代财经提及关于薇娅带货GUZI与该公司合作的联名产品翻车事件的担忧时,该名内部人士给出了如下建议:“因头部主播他们本身就有一大批黑粉,中国也有一大批对Supreme认知一知半解的潮人博主,章节四公司的Supreme没有机会进入中国,同时他们也看不上中国市场。所以我们不建议找头部主播合作,他们的合作条件是极端苛刻的,中小企业根本搞不定他们?!?

          “凉茶不仅仅王老吉,还有加多宝、和其正,他们也都是正宗凉茶?!彼?。

          中国的Supreme山寨故事还能一路狂奔?

          像Supreme Italia一样大张旗鼓宣扬山寨文化的企业毕竟是少数,而正牌Supreme也正在不断加大在中国的维权力度。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近年美国潮牌Supreme商标产权所归属的章节四公司在中国的大部分维权都迎来了好的结果,有些诉争商标被宣告无效,还有些不法商家则被判高额???。

          但值得关注的是,即便商标被判无效,也并不意味着企业生产销售的停止。

          “一般来说,商标被宣告无效后,继续生产、销售使用了该商标的产品,并不必然违法,因为未注册的商标也是允许被使用的。但是,如果商标被宣告无效是由于其注册是基于恶意抢注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那么意味着该商标的使用行为有可能侵犯到相同或近似商标持有人的合法***,可能构成违法?!惫愣阈啪锫墒κ挛袼恫墒詈贫允贝凭馐偷?。

          除了山寨产品,山寨联名行为又该如何规范?

          品牌方究竟知不知道与自己联名的Supreme是山寨?生产发售联名产品,品牌方是无意之举,还是故意为之?这些问题在三星、薇娅等众多和Supreme有关的“翻车”事件中,一直是大众争议的焦点。

          李浩指出,如果在联名合作活动中,联名活动参与方因误认为其联名的Supreme商标是另一个经营者持有的Supreme商标,即重大误解而签订相关合作合同,或者提供Supreme商标使用授权的一方在签订或履行联名合作相关合同过程中存在欺诈,则误解方或被欺诈方有权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之日起一年内请求法院或合同约定的仲裁机构撤销相关联名合作合同,并有权要求***财产及赔偿损失。

          另外,如果参与商标联名活动的经营者,明知其联名的商标系模仿、抄袭他人在相同或近似商品服务类别下的注册商标或未注册***而来,即一般消费者通常所说的“山寨品牌”,仍然生产、销售使用了该商标的产品,则容易导致消费者对相关产品的混淆误认,该行为确实涉嫌欺骗消费者。

          李浩对时代财经强调,这种情况下,如对消费者的欺骗行为达到欺诈的程度,则消费者有权根据消费者***?;しǖ墓娑?,要求实施欺诈的经营者退货退款,同时有权获得相当于所受损失的三倍赔偿。

        爱投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