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p9h77"><form id="p9h77"></form>

    <address id="p9h77"><address id="p9h77"><th id="p9h77"></th></address></address><address id="p9h77"></address>

    
    

      <em id="p9h77"><form id="p9h77"><th id="p9h77"></th></form></em>

      <noframes id="p9h77"><form id="p9h77"><th id="p9h77"></th></form>

        在这个重口味高定面前,香奈儿就是傻白甜?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7-13 17:27   5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在这个重口味高定面前,香奈儿就是傻白甜?

        最近Schiaparelli的21秋冬高定系列刷屏了时尚圈,惯常毒舌的博主跟时装编辑们这次惊人地好评一边倒,大赞它是“超现实的精湛雕塑”、“真正的艺术品”。

        胸前伸出牛角、肚脐开出牡丹,支气管项链、褶皱垃圾袋、金色大呲花……普通人看了第一万次摇头:整幺蛾子是贵圈基操。

        华丽猎奇的高定时装乍看之下跟大众八竿子打不着,但我每次看到Schiaparelli都忍不住忆童年。

        小学时学过一篇课文《通往广场的路不止一条》,作者就是Schiaparelli创始人。她笔下那件惊艳的黑白蝴蝶花纹毛衣让我花了整节语文课脑补,走神太严重还被老师弹了脑瓜崩儿。

        这位Schiaparelli女士还是可可·香奈儿的劲敌,两人的店铺之前开得很近,Schiaparelli抢走了香奈儿一堆客人,气得香奈儿连她名字都不愿叫、一直称她“那个做衣服的意大利女人”。

        沉寂半个世纪后回归,现在Schiaparelli又被时尚圈捧在手心;正好最近香奈儿也在巴黎办了高定秀,两个牌子都在重现创始人基因,仿佛这两位女士又跨越几十年隔空battle了一遍。

        很多人对Schiaparelli可能不算熟悉,但讲起它,无论几十年前还是今天,都有好多“猛料”。

        1

        “drama diva”的战袍

        如果说香奈儿的高定是“优雅清纯小白花”,Schiaparelli就是“重口味天后diva”。大众眼里的奇装异服,抓马queen心中的***战袍。

        去年卡戴珊女士穿了一幅为她量身打造的肌肉铠甲参加圣诞趴,仿佛一只绿色的人形甲虫,却莫名散发着“老娘最美,野鸡退散”的slay气??;

        碧昂斯爱它爱到穿去了格莱美和金球奖,走丰乳肥臀的性感路子,造型一凹味更冲,光看图都仿佛有声音:“姐艳冠全场,其他bitch让一让”;

        相比之下穿着Schiaparelli在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上唱歌的Lady Gaga已经显得正统又低调,但跟旁边穿毛呢套装的女性对比,她还是像刚客串完《黑白魔女库伊拉》的在逃库伊拉。

        莉莉·柯林斯和Cardi B上杂志也都穿着Schiaparelli,白雪公主变成年轻版王后,饶舌女王化身石膏雕塑。

        这些被名人穿着的裙子只是“前菜”,比起Schiaparelli这两年出的高定系列,它们已经算是传统正经那挂的了。

        文章开头的是最新出炉的21秋冬高定系列,大犄角、金色玫瑰花、锥形文胸、黑色垃圾袋做的流苏披肩……极力营造华丽绚烂,让你不用买机票就置身凡尔赛宫。

        21春夏高定系列还要更加天马行空:卡戴珊同款肌肉裙、cos浴球的白色褶皱花、刚从少林寺搬出来的十八铜人、看起来像葵花瓜子盘的眼球、长得能拉花的指甲……想选个吸睛度***的一时都选不出来。

        还有什么金箔蓝眼球、金箔指甲、圣母哺乳装……各种奇奇怪怪的单品在Schiaparelli都是家常便饭。

        2020年受到疫情干扰,Schiaparelli发布秋冬高定系列时索性干脆放出了设计师手稿,让观众自行脑补衣服的3D形态是什么样,既省事又侧面宣传了一波品牌,堪称营销一把好手。

        2019年的秀场,设计师本人更是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坐在T台中间画衣服,他一边画,模特一边有序踩着台步出来绕着他走了全场……

        这位作品大胆行事也够有创意的设计师叫Daniel Roseberry,他从2019年起成为Schiaparelli创意总监,在此之前他在Thom Browne工作了11个年头,这个品牌一直也喜欢搞些另类的戏剧感时装,前段时间看到他家发布的新系列就有点卓别林味儿。

        但Roseberry在Schiaparelli的设计还是要挑战大众眼球得多,除了上面提到的,还有诸如骷髅配饰、青蛙别针、各种肌肉装的变种、缝制了20多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的针织连衣裙。

        时尚圈向来标新立异,但这位还是已经远超行业平均水平。人们对他的评价也格外褒贬不一:有时装博主说他上任后出的系列是Schiaparelli近年来***的,也有国外GQ作者表示看着这些衣服觉得“审美感到了冒犯”。

        为什么总喜欢搞些猎奇的时装?Roseberry本人是这么说的,首先他有女性主义的考量。他曾经思考高定时装“是否有些厌女”,提到高定就必须是***女性化的优雅裙子,那他想反其道行之用肌肉元素表现女性也可以很有力量;

        同时他觉得当下这个时代很多时装品牌为了营收都越来越保守谨慎,但这不是他的风格,“focus on what I want to say here”(专注于自己想表达的)才是他想要的。

        我个人对这位设计师还蛮欣赏的,他的一些作品,乍看荒诞猎奇,细看又的确华丽夺目。因为Schiaparelli跟香奈儿几十年前有过白热化竞争,还有人曾拿两个牌子对比说:香奈儿代表日常,Schiaparelli代表梦境。

        不过要论“织梦”,虽然Roseberry已经很厉害,但Schiaparelli创始人Elsa女士才是时装界鼻祖。Roseberry的设计很多都是对Elsa超现实主义风格的致敬跟延续,Elsa打了基石,Roseberry继承品牌基因、做点不一样的创新。

        2

        可可·香奈儿的劲敌

        香奈儿在今天仍然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很容易接触的大牌,所以可可·香奈儿的故事被一直写成书、拍成电影,大众传播经久不息。

        但我们这位Elsa Schiaparelli女士的人生也很精彩,跟她品牌的衣服一样drama,是我愿意花一整天去读她的传记,读完还意犹未尽的程度。

        Elsa是出生于罗马贵族的真·名媛,妈妈是千金大小姐,爸爸是罗马大学教授,叔父是天文学家。电影《火星救援》里有个“Schiaparelli环形山”,就是她叔父的发现。

        不过小学语文课本里说爸爸给她讲人生哲理,让我以为她是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公主,结果她童年并不受宠,名字是爸妈比着产房护士随便起的,因为长相等原因不被喜欢。脸上有七颗痣,还是搞天文的叔叔安慰她说那些痣的排列形状正好是大熊座,她的脸上没有缺点,只有星河。

        经历了童年的叛逆跟结婚-生子-丈夫逃走等变故,Elsa当起了时尚设计师??挝睦锬羌梦倚男哪钅畹暮诎缀ㄎ泼率撬拇ε?,一问世就被《Vogue》称为“杰作”,成为爆款,设计师之路开门红。

        作为名媛,Elsa的social技能十级max。早期参加舞会,她用别针做了一条简易的漂亮裙子,一跳舞四处飞溅布料滑落,搞得旁人赶紧给她披上外套,虽然颇显狼狈,却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Elsa交到很多艺术家朋友,名气还都很大。达达主义的曼雷、超现实主义的杜尚、现代摄影之父Alfred Stieglitz……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是画家达利,Elsa的超现实主义设计风格深受达利影响,她的服装就像达利的画,是放在日常生活中会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懂的人却总是大呼绝绝子。

        Elsa跟达利也搞了很多合作,称得上是时装跟艺术最早的“跨界联名”,在她之前时装设计师在人们的认知里就是裁缝,自她以后时装设计也浸染上了艺术。

        Elsa跟达利合作的其中一个经典单品是鞋子形状的帽子,达利从妻子那里得到灵感,Elsa紧接着把这种帽子变成实体;

        王菲曾经还在演唱会上致敬过鞋帽,头上顶个鞋给人第一感觉莫名其妙,多看两眼又莫名艺术了起来……

        还有达利参加宴会时看到有人不小心把龙虾壳放在电话上,没过多久Elsa就设计了一款“龙虾裙”,英国皇室的温莎公爵夫人穿着它登上了《Vogue》杂志内页,Schiaparelli又火了一把。

        合作之外,Elsa自己还设计过仿佛拍X光片的“骨架裙”、女性躯干为瓶身的香水,今天Roseberry那些猎奇的作品跟她完全异曲***;

        还有之前的“Cosmique”系列灵感来自于她叔父的天文研究,同年的一款夹克拍卖了18万美元的高价。

        跟香奈儿叫板是后来两人的店铺开在同一条街上的事情。香奈儿传统优雅裙装的热度被Schiaparelli离奇吸睛的衣服分流,她俩结了梁子,都用“那个意大利女人”跟“那个做帽子的女人”称呼对方。

        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这么评价过Elsa Schiaparelli和她的作品:“她是一个野蛮女王,一个暴君,一个沙皇,一个爵士,她不想取悦,她只想统治?!蔽以趺纯炊枷裣质蛋娴目庖晾?,作为竞争对手,库伊拉的亲妈都容不下她,所以香奈儿讨厌Schiaparelli也完全不奇怪。

        二战期间,Elsa暂时休店离开了巴黎。战后再回来,巴黎时装界就成了以Dior为代表的新风格和“小香风”的天下,Schiaparelli淡出沉寂。

        Schiaparelli不在江湖,但江湖还有这个疯批女人的传说。

        3

        高贵的高定,难以生存下去?

        这个世纪,Schiaparelli卷土重来。2006年它被Tod's集团收购,2012年通过一场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活动重回大众视野,一些老牌时装爱好者对它还有情结在,感慨真是“时代的眼泪”。

        2014年重返高定秀场,Lady Gaga等女星也穿起了Schiaparelli,2018年的豹子、兔耳和粉红火烈鸟时装也因为过于猎奇出圈了一轮。不过这几年设计师一直在换,Schiaparelli始终没有真正稳定下来。

        2019年到现在Roseberry主导下的Schiaparelli被认为终于找到了这个品牌最初的精髓,在一众审美疲劳、营销大于设计的时装中,Schiaparelli用它的华美跟创意饱受时尚圈的青睐。毒舌的时尚博主嫌最近香奈儿的高定“平平无奇”,Dior的“辣眼睛”,唯独对Schiaparelli一天吹八百次,全员化身脑残粉。

        作为老牌高定,创意被***认可,但在商业上,Schiaparelli还是面临严峻挑战。

        2017年,法国高级时装工会宣布Schiaparelli为高级定制会员。这里顺便科普一下“成衣”、“定制”跟“高级定制”的鄙视链:成衣就是消费者接触最广的、能直接在市场上购买到的服饰,你去商场买件Zara,也算成衣;

        定制是量体裁衣、单件制作,在门店找人给你量尺寸再做衣服,这也很好理解;

        高级定制必须获得法国高级时装工会的认可,还要满足一系列苛刻的要求,比如设VIP消费者订制服装及配饰的专享服务、在巴黎设工作坊,每年要开两次发布会,每次不少于35套纯手工制作的衣服、每年要做不少于45次针对消费者的服装展示……

        所以高定主要集中在头部奢侈品牌,一件衣服动辄几十、上百万,全球客户也只有金字塔尖的一小撮人。有钱不一定能穿得到、就算名人穿也有咖位和时间讲究。去年有造型师帮女明星“冰冰”借了高定品牌Elie Saab刚发布的秋冬高定,结果白冰穿着它出席了活动,品牌方差点背过气。

        靠高定,赚不了大钱。

        高定代表的主要是繁复考究的工艺、独特性、艺术性、创造力,据Vogue Business报道,在时装生意中,高定线的营销价值通常远大于实际产生的***,少数奢侈品牌如Chanel、Dior才能从高定业务中获得巨大***。

        这两个品牌都跟Schiaparelli同期,即使是“能赚”的他们,现在也主营成衣跟香水彩妆等下沉的业务。

        不过最近实体时装周回归,Chanel、Dior、Fendi等品牌都参加了巴黎高定时装周,连Balenciaga都时隔50多年又推出高定系列,高定比以往稍微活跃在大众视野里了一点,也算有上升的趋势。

        然而赚不来钱的高定,也要面临倒闭的命运。今年英国高定品牌Ralph&Russo濒临破产,这个牌子曾经给全世界无数富豪名媛提供了酒会仙女裙,安吉丽娜·朱莉穿着他家裙子出演《沉睡魔咒》,范冰冰穿着它走了戛纳红毯……也算是战绩赫赫名声在外。

        很多人提到他家的裙子都会夸一句“好仙”,羽毛、珍珠、纱裙……这不就是城堡公主的衣橱??晌裁吹沽?,也很简单:别的品牌都在为了生存改革,原本做高定的把比重分给成衣,高定的部分也越来越向日??柯?,而它家还坚持在做繁复的工艺,就活不下去了。

        但就算高定秀场增加了毛衣、运动鞋等日常服饰来迎合大众,很多人还是不觉得它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甚至想不起来娱乐消遣看一眼,高定本身的味还越来越淡了。

        能将商业和创意结合得比较好的是之前的Lanvin,既有***商人王效兰的资本支持,又有“小胖子”Albert Elbaz的天才设计,Lanvin高级成衣在2004年秋冬的销售业绩比上一年大涨16%,2012年达到营收***??珊罄赐跣Ю己虯lber Elbaz经营理念也不合了,设计师离开,公司业绩大幅缩水,2018年Lanvin被复兴国际收购。复兴直言Lanvin未来承载着极高的商业愿景,而不仅仅是老牌时装屋的复兴情怀。

        站在品牌角度,这年头奢侈品纷纷下海捞金,是现实也是逐利,为了设计和创意而活的初心很多时候主动被动地排在了第二位。赚的最盆满钵满的Louis Vuitton,跟Supreme联名、请来潮牌设计师Virgil Alboh做总监,然后Virgil的“百分之三理论”(只要改变3%的设计就能让产品变得不一样),一边在设计层面被诟病,一边被消费者骂割韭菜。

        站在大众角度,人们仍有对美的向往跟追求,但创造力总是不得不让位给经济效益。

        有时装评论分析老牌时装很难复兴的原因是缺少创意不能商业化变现,于是对Schiaparelli这样还能像几十年前一样天马行空的品牌视若珍宝,急功近利的环境下,这中间或许藏着从业者理想跟现实的距离。

        艺术跟商业很多时候成了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像Roseberry这样的设计师总想做出点惊世骇俗的设计,不一定叫好卖座也没关系??烧娴穆裢返プ鲆帐醢?,每况愈下的Ralph&Russo摆在那就触目惊心。

        全球奢侈品消费人群年轻化成为趋势,价格贵耗时长的高定市场份额越来越小,高定以外,Schiaparelli也在成衣化。不过他们的成衣没有一下子变成市场上千篇一律的无聊,还是保有高定系列的想象跟疯狂,这也挺浪漫。

        ***的状态是保持理想跟现实、小众艺术跟实际效益的平衡,就像很多人为了柴米油盐而活,有空也会去看看展览跟电影做调剂。过于实际跟过于不切实际都容易让人迷失,满地都是六便士,自由而无用的灵魂们会时不时抬头看看头顶的那轮月亮。

        爱投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